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星二连知青的博客

场友们,上海红星农场二连的博客开张啦!是为了忘却的纪念,为了曾经洒下的汗水和青春

 
 
 

日志

 
 
关于我

场友们,上海红星农场二连的博客开张啦!是为了忘却的纪念,为了我们曾经洒下的汗水和青春.天空不留痕迹,鸟儿却已飞过,历史的长河在这里流淌... 版主QQ:378134151

穿越“向明”的渴望  

2016-02-18 15:52:51|  分类: 向明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鲁光(70届)
    2012年10月19日,向明中学110周年校庆,我揣着别样的情感,骑车来到母校。母校已是白发攒动。历届校友,像是赶钱塘江潮一般来母校寻根。按图所骥,挤到当年43号校区,记得1968年首次进向明中学,就是在这里度过我的新生期,如今重返旧址,感受老天的冥冥眷顾。走廊间,来到70届校友的集合处,内心忐忑不安起来,记得100周年校庆之际,我有不曾遇到哪怕是一位同班同学的尴尬。眼前晃过一张张被岁月吹皱的脸颊,努力想从陌生中找出一个“熟”来……蓦然间,一张似曾熟悉的脸引入眼帘:江晨清。班主任?那张保养滋润的秀脸,一看就是知识的涵养。他也凝视我许久,薛鲁光。对,是我啊。是我。终于找到了。我嗫嚅着,怎么也不敢相信,45载河水流淌后的一切,竟会是颧骨凸显,满脸苍老。怎么也找不出当年那张洋溢青春年华的脸庞。我高兴地握着老师的手,来回晃动。
    向明是改变了我一生的地方,是提升我知识品味的地方,是使我从一个平凡孩子最后成功的地方。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向明,肯定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记得刚进向明的时候,我不太会讲话。全班同学第一次开班会时,我站起来自我介绍了一番,结果一位同学站起来对我说:“薛鲁光,你能不能不带口头语?”我一脸尴尬,是江老师帮我解的围,批评那位同学,要与人为善。我后来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拿着收音机在向明的树林中模仿广播台的播音……后来我的国语还算可以,当上教师,同那次强刺激不无关系。
    江老师衣着相当朴素,一袭灰色对襟中式棉袄罩衫,既清爽又落落大方。那时兴穿这种服装,满大街都是。他常使用一种草绿色的脱卸式自来水钢笔,笔套旋下来再旋到笔根,正好握笔写字。江老师是华东师大中文系毕业,教语文,管班级很有一套,几个刺头在他手下服服帖帖。当时我是班长。文革期间学校经常开会,他总叫上我,可能想让我早一点感知世事。现在我真恨自己那时太不懂事了,没尽班长之责。临毕业时,我因为是内部招兵,没和他打招呼,回沪后见到他总有愧疚感。那天我去学校看他,只见他两鬓开始染霜,脸上的褶皱依稀可见。见到我,他非常高兴。专门留我在食堂用餐,向同事夸赞,说我是他的得意门生。记得有年校庆,我惊喜看到,他身边簇拥着好多学姐学哥,一口一个江老师,那天,他特别高兴,脸上的笑容就没平息过。
    我记得自己在向明,听江老师讲过这么一个故事:“能够到达金字塔顶端的只有两种动物,一是雄鹰,靠自己的天赋和翅膀飞了上去。我们这儿有很多雄鹰式的人物,他的模仿能力就是超群的,到任何一个地方,听任何一句话,听一遍模仿出来的绝对不会两样。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有另外一种动物,也到了金字塔的顶端,那就是蜗牛。我相信蜗牛绝对不会一帆风顺地爬上去,一定会掉下来,再爬,掉下来,再爬。但是,同学们所要知道的是,蜗牛只要爬到金字塔顶端,它眼中所看到的世界,它收获的成就,跟雄鹰是一模一样的。”我记得我奋斗了整整两年,希望能在成绩上赶上我的同学,是第一名。但是向明精英人才太多了,你的前后左右可能都是智商极高的同学,在向明追赶同学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尽管我每天几乎都要比别的同学多学一两个小时,但是到了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我的成绩依然不够理想。我知道我的智商比不过我的同学,但是我有一种能力,就是持续不断的努力。所以在我们班的毕业典礼上我说了这么一段话,到现在我的同学还记得,我说:“驽马比不上骏马,但驽马有毅力。你们骏马五年干成的事情我驽马干十年,你们十年干成的我干二十年,你们二十年干成的我干四十年。总之,我相信,勤能补拙。”
我把我的理想称作 “穿越向明的渴望”。正是这种强烈的渴望,使我有勇气不断地投入人生的拼搏。我退伍回沪后的几年,因为不满意看仓库的工作,情绪一直低落。此时,江老师已经是市教育工会领导。他鼓励我,是雄鹰不会忘忆飞翔。是啊,相比整个国家经历整整十年文革浩劫,我这点挫折算什么?于是我开始发奋业余读书,初中、高中、大专,一次社会招聘教师,我因为有了准备,结果如愿以偿。
    当了教师,娶妻生子,人生开始有了起色,我仍不忘文学创作。那天,我拿着自己第一本诗文集《走过世纪桥》的原稿,惴惴不安来到位于汾阳路的教育会堂,拜见晨清老师,想请他给我作序,他很欣慰,一边给他身边的同事介绍我,一边戴上老花镜,仔细翻阅起来。欣然应允。在青松城新概念颁奖会上,作为指导教师代表赴会,我又一次见到江老师,看到他退休之后仍不忘培育新苗,感慨不已。饮水思源,我真的看到了一位一辈子忠诚于人民教育事业的导师的宽广胸腋和无私品格。
“当不再年轻的脸已退去稚气,当不再有神的眼失去清晰,嗓音里夹杂着低沉嘶哑,青丝中更有白霜添置。轻轻拉着老师的双手,老师你是否还将我记起……”当我轻吟着这首流行歌曲,就想起晨清老师,想起教育、教师、教学的神圣,“蓦然回首脚下路,不堪一潭月明中”。我从未怀疑我是向明的学子。那份稚气十足的自信,似乎预示了这段奇妙的尘缘。如今,我佩着那枚庆祝母校110年的校徽,内心有了一份沉甸。我相信.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